向日葵公主是在河東岸邊遇見驢的。驢是黑色的,但白嘴白肚白蹄。

  公主想過河去,河西的城堡裡有等著娶她的王子。

  河不算深,但她穿著一身美麗的嫁衣,她怕河水會浸濕她的衣裙。

  驢說:“想讓我馱你過去嗎?”

  “你能保證不弄濕我的衣裙嗎?”

  “不能。”

  “那就算了,謝謝,”

  “如果他不來呢?”

  “那我就多等等。”

  良久,無人過來,公主獨坐岸邊,黯然嘆息。

  “不。”公主依然拒絕,但悄然打量著驢。

  “是你希望我讓你馱我過去。”公主回答。

  “那你希望誰來馱你過去?”

  “我要嫁的王子。”

  “我馱你過去,你吻吻我,焉知我不能變成王子?”

  “你以為你是青蛙王子?”

  “我是美驢王子。”

  “驢倒是驢,王子就不必勉強了。”

  “你為何不想讓我幫你渡河?”

  “我怕你弄濕我的嫁衣。” 

  “我想不會的。”

  “為什麼不會?”

  “因為現在我想馱你過去。”

  “哦?我該相信嗎?”

  “你為什麼不相信?”

  “你說的話我不敢隨便信。”

  “我說的話你都不信?”

  “你說的話我才不信。”

  “我說的話你真不信?!”

  “難道我應該信?”

  “難道你不該信?”

  “我信我自己的判斷。”

  “好吧,那你慢慢判斷吧!”

  ……

  天色已晚,公主與驢相對無言。涼意襲來,公主攏了攏衣服。

  驢打破沉默:“冷嗎?”

  “冷。”

  “讓我馱你過河吧,無論我是否弄濕你的衣裙我都會贈你三句愛的箴言。”

  “那我該怎樣報答你?”公主問。

  “如果你衣裙不濕就帶我回家吧。”

  公主接受了驢的建議。

  公主騎上了驢背。臨行前驢鄭重對她說:“記住我背著你時你不能流淚,你的淚會令我不堪重負。”

  公主說她記得,然後也鄭重地對驢說:“記住一定不要弄濕我的衣裙,否則我會立即放棄你的背負。” 

  驢邁步向河中走去。

  “你以前馱過女孩過河嗎?”公主問。

  “當然。”驢坦然答道。

  “她們的衣裙濕了嗎?”

  “第一個女孩的沒濕,以後的都濕了。”

  “第一個女孩帶你回家了嗎?”

  “沒有,否則我不會再遇見別的女孩。”

  “看來你遇見的女孩很多。”

  “算上你的話,應該有15、6個了。”

  公主笑道:“你是第30頭想馱我過河的驢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驢但笑無語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lv 的頭像
Klv

值得嗎?

Kl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